內地股市持續暴跌,上證綜合指數三周跌幅達兩成八,創下九二年來最大的跌幅。A股市值蒸發逾十七萬億元人民幣,相當於十個希臘的GDP,股民人均虧損三十二萬元,可謂慘不忍睹。

股市暴跌自然成為近期中國社會最熱門話題,各種有關股市的段子和傳聞充斥社交媒體,盡顯大眾對股市暴跌的無奈、失望和不滿。民眾的這種情緒實際大部分指向政府,因為在一個習慣稱為政策市的市場,政府很容易被股民拿來當暴跌的出氣筒,股市暴跌令第五代領導人艱苦建立起來與人民的互信關係大打折扣,也令民眾對執政黨和國家的離心離德傾向顯露無遺。

股市暴跌之下,凡是還留在這個市場的無一幸免。既然這是歷史罕見股災,政府理應全力救市才是,可在暴跌初期,監管當局反應遲鈍,將之視為股市的正常調整,等到發現問題不對,又不能果斷出招,進行逆周期調節,而是被市場逼一步才走一步,這種溫吞水式的干預不但未能換來股市企穩,反被市場解讀為救市不堅決,因此導致更猛烈下跌,這是監管當局採取諸多救市舉措皆不見效的原因。

穩住股市 恢復人心

需要指出的是,監管當局之所以對救市如此遲疑,一大原因是內地輿論在暴跌和救市上出現了分歧。儘管廣大股民和部分學者渴望政府救市,但也有部分學者和媒體反對政府救市,認為此輪暴跌乃是市場所為,是對前期股市暴漲的一個自然糾偏過程,不值得大驚小怪,反而政府救市,會在未來給股市製造更大扭曲,造成更大災難。因為在股市制度不健全的情況下,救市只會加重人們的投機心理。上述觀點導致監管當局在救市一事上猶豫不定,即使不得不擺出救市姿態,推出的措施也缺乏力度。

公允地說,反對政府救市的觀點並非沒有道理,但在關於救市問題上,應該了解內地股市一個基本事實,即A股不是一個單純市場,時至今日,它已成了一個政治市,而不僅僅是政策市。換言之,救市已經變成一個政治任務,而非單純的市場行為。反救市觀點是以股市去政治化為前提和目的,問題是去政治化至少在現階段尚不現實,因為即使政府現在及今後能做到不干預市場,讓市場自身發揮調節作用,但當股市暴跌進一步觸發和催生系統性社會危機時,就不折不扣是個政治問題了。根據內地券商研究,此輪暴跌從股災到金融風險僅三個台階之遙。以內地社會目前的脆弱,一旦發生金融風險,極可能引發大規模社會動盪。

兩害相權取其輕,在股市問題上,政府必須先恢復人心,之後再將那些未竟的改革措施推出。事實上,許多國家在發生股災後都進行托市,不應被視作違反市場規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