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帶語林:光害觀天小那星

假如諸葛亮輪迴再世來到二十一世紀的香港,這位絕頂聰明的一代軍師大概無用武之地,因為他根本無法夜觀星象,難以施展孔明借東風等等一系列神奇魔法。沒錯,香港的夜空基本上是沒有星星的,甚麼獵戶座,甚麼北斗星,甚麼心宿二,一年到晚有幸得見的機會少過在街上遇到巴拉圭乳神展現胸夾手機絕技。

觀星本來是一項趣味盎然的夜間活動,當你見到獵戶座的Betelgeuse、小犬座的Procyon和大犬座的Sirius構成壯觀的「冬季大三角」,你會嘆服於宇宙的浩瀚並且謙卑於人類的渺小。問題卻是,香港的燈光璀璨造就了超級光害,天上繁星的能見度長期接近零。

香港大學測量本地各區的光污染,濕地公園夜空光度超出國際標準一百三十倍,污染程度竟然超越歐洲大城市。尖沙咀的光害最嚴重,較無污染的夜空超出一千二百倍。負責研究的港大物理學系助理教授潘振聲認為,政府應該考慮立法規管不同區域按時段關燈。

光害之下夜觀星象,究竟可以見到甚麼呢?極其量只能見到小小的那顆星。看,小那星啊小那星,那是理論上整片天空最明最亮最光猛的天狼星,萬家燈火將之壓縮成為黯淡不明的小那星。農曆七月七日想一睹牛郎星和織女星的廬山真面目嗎?這兩顆亮度不及天狼星的小那星芳蹤杳然,一年一度鵲橋幽會的神話幻滅。

再世諸葛亮也許要說,小那星,關燈啊!

林創成 評論員